通版阅读请点击:
当前版:03版
本期发布:
曾经我们在一个小站相遇
      那位曾经为我中途转车停留的男孩,—你还好吗?任凭时光奔跑流逝,我依然还清晰记得你挥手作别的样子。很想回请一餐饭,却又不知现在的你去了哪里
  □ 庞玉珍

  记得那一年我还很年轻,年轻得可以随意在发辫上插上粉色的山茶花或挂上多彩的蝴蝶结。
  那一年大约是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中期。
  那天,有一趟列车从成都始发,经过途中一个小站时已经人满为患,而我就在这个小站等这列火车。车到了,小站上候车的人群一下子拥了上去,我身不由己地被密密匝匝的人流推来搡去,就是挤不到车门前,急得满头是汗。“小妹,快把行李给我。”想不到,这个陌生男孩是对我喊的。当时,我想都没有想就踮起脚跟把行包递到窗口,里边的男孩便弯着腰身接了过去。待我挤进车门,终于跟行包待在一起的时候,这才长舒了口气。我们就这样不期而遇,谈话中,我知道了他是因开学正赶往南方某城市的大学生,他也知道了我是刚刚高中毕业的农村黄毛小丫头片子。
  还记得当时的那辆列车本来可以直接把他送达正在就读的学校,可是他却中途陪我下了火车,在略阳山城火车站旁边的一家餐馆里请我吃饭。当时的我很拘谨,因为从来没被男孩子这样请过。而他倒很从容,付款,递给我碗筷。我呢,只是默默地和他吃完这顿饭……后来,我俩一起爬了象山。至今,在我那本珍藏了许多年的相册里还安放着当时拍摄的照片,照片中的他穿着乳白色的夹克衫,小城的秋色映着他淡淡的笑颜。
  我清楚地记得,那天我们在山上逗留的时间没超过半小时,那唯一的一趟能载我回家的客运汽车就来了。当我匆匆上车时,男孩不停地向我挥动手臂,随着汽车启动,他的身影渐行渐远……
  再后来,我俩开始书信往来,他的字体清秀,我的却潦草不羁。他毕业甚至工作之后我们依然如此,书信的内容很纯洁,用词也颇为谨慎,里面绝没有“爱”或者“喜欢”等等今天看了令人脸红的字眼。
  反正那时我不敢有太多的奢望和幻想,因为那还是一个城市与农村户口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的年代。毕竟自己没能考上大学,户口依然在农村,尽管男孩在一次来信中说了他可以连着休假却不知该往何处的想法,我却没有胆量邀请,也没做出回应。
  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我们失去联系已有30多年。
  回首往事,当年我们相遇相识,以及后来几年的书信交往,是那么纯洁,那么善良和美好,多年来让人难以忘怀。在此真想借用明媚的阳光问一下,那位曾经为我中途转车停留的男孩,——你还好吗?任凭时光奔跑流逝,我依然还清晰记得你挥手作别的样子。很想回请一餐饭,却又不知现在的你去了哪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