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版阅读请点击:
当前版:03版
本期发布:
那个雨夜,我俩同撑一把伞
      在一个雨夜,送她回家的时候,我俩同撑一把伞。我们的手越挨越近,心也越跳越快,我终于鼓起勇气对她说: “让我永远为你撑伞吧!”再后来,月莹就成了我的妻子
  □ 韩景波
  1982年,我在寺坡中学带初三毕业班的课。
  端午节那天,我带学生去参加区上组织的语文知识竞赛,竞赛结束后同学们都陆续回家过端午节了,我就一人回到学校,用一个铝盆当锅,在电炉子上做拌汤吃,想起来真有点恓惶。这时一个叫月莹的姑娘来了,她给我拿了5个粽子、6个白馍。她说她弟在我跟前念书,这次也参加竞赛,回去给她说我一个人在学校,她就给我送粽子来了。月莹是这个学校刚毕业不久的一个女生,在街上经营着一个小百货商店。我本没教过她,不认识,但她爱看书,常到我这儿来借书,我也常到她那里去买东西,一来一往就熟悉了。月莹很聪明,看书做事总有她独到的地方。月莹人也很漂亮,是满街人让人一眼就能看到的那种。她的嗓音特别好,会唱很多歌。不知在什么时候我已偷偷爱上了她,但我不敢说,因为我是老师,她是学生,我也比她大好多。这个端午,她给我送粽子来,感觉我们的关系一下子近乎了许多。后来,在一个雨夜,送她回家的时候,我俩同撑一把伞。我们的手越挨越近,心也越跳越快,我终于鼓起勇气对她说:“让我永远为你撑伞吧!”
  再后来,月莹就成了我的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