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版阅读请点击:
当前版:03版
本期发布:
热爱生活 扎根人民
——陕西画家深切追思刘文西先生
资料照片
     □ 记者 满淑涵
  7月7日13时50分,长安画坛巨星陨落,当代中国人物画大师、黄土画派创始人刘文西先生因病在西安逝世,享年86岁。连日来,社会各界纷纷以不同方式沉痛悼念刘文西先生,寄托无尽哀思,表达由衷敬意。陕西几位画家追思与先生相识相处的往事,深切缅怀他的艺术精神和崇高品格。
   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赵振川:
  他用艺术创作镌刻下永恒丰碑
  去年11月,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召开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。跟往常一样,刘文西一早就来到会场。“他是坐轮椅来的,虽然面容略显憔悴,但聊起画画,聊起艺术,感慨很多。”赵振川回忆说,那可能是跟刘文西一起座谈时间最长的一次。“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但艺术追求是无限的。他从陕南回来后,慨叹大自然的神奇变化,遗憾人生拥有的创作素材太少,他希望还能再下乡,不断创作。”
  1960年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了刘文西的作品《毛主席与牧羊人》。赵振川说,当时看到这幅画时就被震撼了,至今那画面还历历在目。“刘文西先生一生都在勤恳创作,数十年如一日,从不畏难。他身上的坚韧品格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。”
  刘文西是浙江人,却对陕北有着特殊的感情,他总说“陕北一生去不完、画不完、看不完”。他创立的黄土画派就是扎根于黄土地、崛起于黄土地、辉煌于黄土地的绘画艺术流派,作品形成了阳刚豪放、雄浑大气和勃勃向上的理想现实主义风格。
  “热爱生活、扎根人民是他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。”刘文西创作《黄土地的主人》百米长卷时,曾邀请赵振川去看。赵振川回忆说,虽然当时还只是画稿,但是笔墨线条流畅生动。“看那打腰鼓的人就像要跃出纸面一样。”
  “如今,陕北人民的生活环境和人情风貌正在发生改变,刘文西先生用画笔记录的陕北面貌是后人无可超越的。他的逝世是中国美术的巨大损失!”赵振川说。
  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宋亚平:
  他孜孜以求的精神永远鼓舞着我
  宋亚平是清末名士宋伯鲁曾孙女,宋氏书画世家第四代传人,从小她就对刘文西充满崇拜。
  1982年,年仅22岁的宋亚平还在长安书画社柜台做服务员,每次见刘文西来买宣纸毛笔就格外激动。“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教我绘画技巧、用笔手法,还教导我要学传统文化,要坚持练书法。”宋亚平记得,有一次,刘文西拿一张一平尺的纸给她示范,只用了几分钟,一个小女孩的头像就跃然纸上。
  近年来,宋亚平投身少儿美术事业,也见证了刘文西先生热心美育文化的感人场景。在多场少儿美术展上,刘文西都到现场一一点评解读,鼓励孩子们“好好画画”。但凡有少儿美术类的杂志、画册、书报,他都要带回家去仔细翻看研究。
  “刘老师用心用力留下伟大的作品,也用爱用情温暖着每一颗爱画画、想画画的童心。”宋亚平说,“他在艺术道路上孜孜以求的精神永远鼓舞着我。”
 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罗宁:
  他常叮咛我们要多用点时间创作

  一身浅灰色中山服,一顶浅灰色鸭舌帽,刘文西这身打扮,在罗宁心中是“最可爱的形象”。惊闻刘老师逝世消息,他大脑顿时一片空白,不断翻看着手机相册里与老师的一张张合影。
  刘文西生前为人处事谦逊温和,对后辈画家多有关爱。“他常对我们说,画画是一辈子的事,不是半辈子的事,更不是几年的事。艺无止境,画画的人在不停地探索、修正,没有完善的时候,永远都在原有的基础上向前迈进,直到生命结束。”罗宁常记得老师教诲,更觉得一起写生的日子格外宝贵。
  前年夏天,罗宁随刘老师到延安采风,这是他第一次参加黄土画派的活动。“但中途我因工作到辽宁开会,提前离开了采风团。”谈起这件往事,罗宁深感遗憾。“当时要是能跟老师继续去写生就好了,他常叮咛我们,要抓紧时间画画,可以少开会,多用点时间创作。”
  罗宁说,刘老师热爱生活,善于活跃气氛,外出采风期间,每天晚饭时间调动大家唱歌。“他本人是‘麦霸’,陕北民歌张口就来,他对这方热土的文化有着天然的接受能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