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版阅读请点击:
当前版:03版
本期发布:
曹红亮:一位警察的传奇故事
曹红亮
      □ 唐淑惠
  我的师傅叫曹红亮,他的家庭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警察之家。他的父亲是一名老公安,妻子是一名交警,而他本人不仅是合阳县公安局副局长,还是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。
  曹红亮是全省公安巡特警的优秀教官,大凡新警,都要经过他的严酷训练,所以,一入警我就认识了他。7秒拆装枪,单手上膛,这些绝活儿,让他一次次在与歹徒的生死对峙中成为传奇。
  2014年元宵节的晚上,合阳县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案,一对母子一死一重伤。现场之血腥,手段之残忍,震惊了正在过节的四邻八乡。警方很快锁定嫌疑人李某在白水县城的藏匿地。寒风刺骨,师傅带领战友在夜色中进行地毯式搜查。突然,他发现嫌疑人正迎面走来,就在他疾步上前时,李某手持匕首直刺过来,一刀刺穿了他的左手虎口,刺透了厚厚的羽绒服。但他硬是忍痛用带伤的左手抓住对方手腕,2秒钟,他只用了2秒钟,就闪电般完成了格挡、后退、撤身、拔枪、单手上膛、开枪示警这一连串动作,击中了李某的肩胛和腿部,并迅速将其压在身下。这场搏斗,师傅的身上又新增了2处刀伤,缝合了20多针,腿上刀伤直抵骨头!
  受伤住院后,他一直瞒着家里。一天,父亲突然打来电话问:“听说局里抓人时有警察受伤了,你没事吧?”病床上的他装作平静地说:“我好着呢!正在训练。”因为他深知,身为警察的父亲,既希望儿子英勇无畏,勇往直前,更希望他平安无事。
  再来讲讲他无师自通的“演员”经历。
  那是一个初冬的下午,一男子因讨债无果,一手提着15公斤的汽油桶,一手高举打火机,情绪激动地闯入欠账人的楼内,准备纵火行凶。堵在楼里的群众惊慌失措,围在楼下的百姓乱成一团。而另一边,师傅手提半瓶酒,一边上楼一边摇摇晃晃地哼着小曲,旁边还跟着个劝说的队员。一进楼,浓烈刺鼻的汽油味儿扑面而来,刚靠近拐角,警觉的男子就歇斯底里地吼道“再上一步,我就要点火了。”师傅不管不顾,嘴里骂骂咧咧的,对方才知道原来还有比他更可怜的讨债人。相同的经历,逐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男子慢慢放松了警惕,持续的喊话早已使他口干舌燥。师傅趁机假装友好地将酒瓶递给男子,眨眼的功夫“醉汉”摇身变成了便衣警察,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扭住男子拿打火机的胳膊,死死摁住对方的手。随行队员连忙上去抢夺油桶,油桶却破了。坏了,万一打火机点燃,后果不堪设想。突然穷凶极恶的男子一口咬住了师傅的肩膀,就在这危急关头,我的师傅忍着锥心疼痛把打火机在手里生生捏碎。警报解除了,走出楼门的那一刻,群众的掌声、欢呼声久久不息。
  这些年来,我的师傅从军营走进警营,片儿警、“便衣”、巡特警……他始终走在维护稳定、保卫平安的最前沿,一次次英勇无畏地浴血前行。
  为了抓捕强占滩地、欺压百姓的恶霸,师傅横跨半个中国,行程万余公里,一路追凶。
  面对近乎疯狂的嫌犯,他不惧翻车、坠沟、撞崖的危险,只为抓到盗窃团伙。
  那个雨天的周末,只身一人的他为了救一名青年,与一群歹徒搏斗,眉梢被打伤,缝了8针的伤口始终记录着他刚正不阿的义举。
  然而,他也有伤心难过的时候。双警家庭的他,常常做不到顾家、顾老、顾小。因忙于工作耽误了女儿看病,让原本只是发烧的女儿卧病在床。更让他难以释怀的是,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,久病的女儿突然离去了。他因在外工作没能来得及和自己的“小棉袄”作最后一声道别。接到妻子痛哭失声的电话赶回家里时,那个会喃喃叫爸爸的女儿已经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这半年多来,每个劳碌之余的夜晚,他都会拿起随身携带的照片怔怔地看着。
 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。每年,全国平均有300多名民警牺牲,因公受伤的人更是不胜枚举。因为人民警察的心中,都有一个美好的向往,叫做天下太平;有一种执着的追求,叫做百姓安宁。
  选送单位:陕西省公安厅